《真-小短》

wjk是住在海边的人。

什么都要管。

穿衣搭配要听他的建议。

夏天穿多了他说你要悟出痱子吗。

冬天穿少了他说你又想得感冒吗。

日常洗漱一定会听到他的念叨。

"wyer你可以去洗澡了。

wyer你不要一直用冷水冲,对身体不好。

wyer我不是告诉过你洗澡不要玩手机嘛。"

全方位且无死角。


这位处女座大大吃饭管得最严。

饭不许不吃。

不许少吃。

也不许吃撑。

更不许我反抗。

"那些别吃多,太辣了好不好?

这些也别多吃,太甜了好不好?

不要挑食。

就你那体重不多吃点怎么行。"

"啊呀wjk你黑烦。"

我有时这么回他。

他就会说,你这个小白眼狼。

然后摸摸我的背,呼噜呼噜我的头毛。

笑得像叉烧包。


我以前幼稚,长了反骨就跟他对着干。

他向南我向北。他往东我往西。

他要管我。

我偏不听。

我想关你什么事。

为什么这么管我。

后来两败俱伤。

再后来。

窗户纸破了。

那根反骨化没了。

变成了我身体里奇怪的一部分。

导致我看见wjk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有。

只剩汪汪汪喵喵喵了。


wjk是住在海边的人。

什么都要管。

管交友。管爱好。管吃穿。

我的一系列挣扎在他眼里全部算撒娇。

哼。

算了。

让你管让你管。

反正你也就管我一个人。









评论(1)
热度(10)
© 山水昭昭/Powered by LOFTER